花村 まこと

本体微博@海滨小镇的JUNES自贩机

Free!真遥初心,一只安静的窥屏啃粮小透明

ES本命游木真,TSP,泉真不拆不逆,其余西皮随大流,好感高的有幼驯染/老人狗/Leo司/星北星/千翠千

近期Persona4,吃主花,阳介真的是最高の相棒

主页存放胡言乱语和一时兴起,基本不会产粮,忽略就好w

【主花】预测



*2017上海高考作文,主花版

*因为 @Asure 芯爸的叔番叔花想到的老套时间跳跃梗,bug和ooc归我,傻白甜归他们

*写的很仓促思路八艘跳真的很抱歉【土下座,以及这个人真的不会写文……真的不会……ORZ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

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

要是按这两种人分类的话,花村阳介大概是前者。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阳光刚好透过纱质窗帘的缝隙射进来,晃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不过今天是周日,并不用去学校,因此花村阳介预测接下来应该是继续睡懒觉,直到小熊醒来开始大吵大闹的时候再起床解决两个人的午饭,之后去朱尼斯帮忙上货,晚上回来和小熊一起打几盘最近很火的剧情闪瞎狗眼的格斗游戏L4U再把之前不会然后被悠教会的几道题目写完。

我还真是个现实生活充实的人呢,虽然并不是现充。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翻了个身,然后就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一个宽厚的后背。

 

刚开始他还只是迷迷糊糊的想推开妨碍自己睡觉的事物,然而下一秒脑内突然警报大作。

花村阳介,17岁,姑且是个直的像北方冬天的栏杆的普通男高中生,好歹也是独自睡觉的年纪了。

所以为什么他的床上会还有一个人?

他伸出手去摸了摸,手上传来的是棉质睡衣的舒适手感。

被好奇心驱使的花村阳介掀开被子坐起来,盯着那颗背对着他的脑袋想了好久这个发型我是不是在哪里看到过。

这时候脑袋的主人打了个哈欠,转过脸来顺便睡成了一个大字。

“……悠?!!!”

这下他完全被吓清醒了。

 

“……早上好,阳……嗯?”

灰发男子哈欠打到一半硬生生的僵住了,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挠了挠头。

“原来是这个时间啊。”

“等等你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冷静啊?我可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哦?不等等这里根本就不是我家吧?!!!你到底是谁???”

阳介自己也不明白为啥对着这个自己也不知道是谁的灰发男子话还这么多。

“……你是17岁的花村阳介对吧?”

灰发男子突然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是……没错,但是你想问什……”

他的话被热烈的拥抱打断了。

“果然阳介不管什么时候都很可爱!!!”

他突然想起来,这个怀抱,和那天河边自己痛哭失声的时候相棒的怀抱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

 

“啊,你用这个吧……虽然是之后出远门要用的,一会儿我再去超市买就好了。”

阳介接过包在崭新的橙色毛巾里面的橙色牙刷,小声地说了声谢谢。

眼前的人和自己记忆中的鸣上悠相比,脸庞的线条变得更加硬朗,声音也变得更低沉磁性,不过发型和那双沉静的眸子还是没变就对了。

现在他正忙着刮干净下巴上短短的浅灰色胡茬,脸上全是白花花的泡沫,和自己的老爸简直一模一样。

阳介联想起老爸在假日呵欠连天睡眼惺忪的样子,不禁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由于突然被追问阳介立刻变得拘束起来。

“没……没什么……”

结果他的肚子不争气的发出了咕叽一声。

“我正好去做早饭,你来这边吧。”

灰发男子走向厨房,取下了挂在墙上的围裙熟练地围在腰间,阳介一边刷牙一边偷偷看了一眼,惊的差点咬到牙刷。

那条围裙上的JUNES字样,他是不会看错的。

 

很快阳介的面前就摆上了一盘煎的恰到好处的荷包蛋和一杯果汁,旁边的面包机也叮地一声弹出两片热乎乎的面包。

灰发男子将一片递给阳介,自己嚼起了另一片,搭配的是香醇的手磨咖啡。

阳介很快就注意到杯子很显然是一对,自己的上面有可爱的橙猫图案,而灰发男子手边的则是灰色的长毛狗图案。

他一直盯着杯子看的时候,终于注意到,在对方握住杯子的右手无名指上,有一枚小小的银色戒指。

“啊,一直忘了自我介绍了,虽然你可能不太会相信,我是27岁的鸣上悠。”

哦……果然是悠呢……等、等一下???

“27岁?!!!”

“嗯,我就是你认识的那个我十年后的样子。”

 

“你是说……因为玛丽的力量突然暴走出现了短暂的时间跳跃???”

“嗯,很快就会恢复原状,大概也就一两个小时吧。”

“哦……”

“所以安心吧,很快你就能回自己家了。”

阳介一直紧紧地咬着嘴唇,想到这是十年后的相棒,他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更加五味杂陈了。

十年后的他眉宇间越发像堂岛先生了,现在穿上衬衫西裤的样子更是完全再现了鬼刑警风范,虽然还少了条领带。

“嗯……等等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yu……鸣上!”

“叫我悠也可以啊,还是说因为是大叔了就不愿意叫了吗?”

“……没有。”

“不愿意也没关系的,我就是说说看。”

27岁的鸣上悠微微一笑,继续收拾着客厅里的东西,他仔细的把之前用过的那对杯子洗净擦干,放进配套的盒子里。

阳介这才注意到其余房间的东西几乎都被打包起来了。

“……悠,你是又要搬家了吗?”

“对啊,因为结婚了,想搬到两个人都方便的地方去。”

阳介的心猛地一沉,是呢,相棒这么优秀的人,这时候早该结婚了吧。

 

27岁的鸣上悠看了一眼手表,开始打领带了。

“我得去超市买东西了,要不就赶不上了……你就在家乖乖呆着行吗?大概过会儿应该就到时间了。”

“为什么?”

“因为毕竟是时间跳跃啊,还是减少和外界的接触比较好吧?虽然以前有个笨蛋并没有这么做也没出大事,但是我果然还是放心不下呢。”

“……。”

在他坐在门口换鞋子的时候,脖子突然被环住了。

“悠,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他能听出阳介声音里的颤音。

“嗯,我很幸福哦。”

“因为能和最合适的人在一起。”

他伸手抚摸着埋在他后颈无声抽动的毛茸茸脑袋。

“这时候的阳介肯定也很幸福。”

“要相信未来的我的预测啊。”

 

门关上了。

花村阳介在洗手间好好洗了一把脸,但是眼睛看起来还是红红的。

他知道自己问了很任性的问题,却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突然就鼻子一酸完全忍不住眼泪。

是因为一会儿可能就见不到这个人了吗?

但是是相棒的话,十年后的自己肯定还能见到他的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花村阳介就是有这样的迷之自信。

不过现在这种奇妙而又有点苦涩的心情到底是什么?

他呆呆地盯着洗手池上方的架子上不会被带走的灰色和橙色牙刷出神。

回到客厅,他发现那件围裙在桌上叠的整整齐齐但还没装箱,便好奇地抖开围裙看个究竟。

结果却发现围裙胸口处应该印员工名字的那个标签上清楚地印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四个字。

“花村  阳介”。

围裙下面还有一个相框,当他翻过来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白光。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他拼尽全力,在视野摇晃着变得完全模糊之前,看清了相框里的相片上的两个人影。

是并不是合成照片的,穿着白色西装的他,被穿着黑色西装的悠公主抱的照片。

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八十稻羽。

“家常菜大学”的老板娘今天早上一开门便迎来了两位客人。

一位似乎是最近常和朋友一起来的那位堂岛家的侄子,另一位很像之前经常跟他一起来的JUNES店长的儿子,但是似乎成熟了不少,可能是那位的大哥吧。

“但是我不记得有听说过花村家还有个儿子啊?”

她一边嘀咕着一边烤着两人点的牛排肉串。

“舅舅的旧衣服,还行吗?”

“嗯挺合身……还好堂岛先生出差了,菜菜子也去朋友家玩了……”

17岁的鸣上悠紧盯着手中的手机上显示为“玛格丽特”的来电记录喃喃道。

“啊啊,该说玛丽是今天出意外真是万幸吗。”

27岁的花村阳介端着两份牛排肉串走到他17岁的相棒坐着的桌子前,放下牛排肉串的时候悠突然说有话想对他说。

他便低下头凑近悠,身体正好背对着“家常菜大学”的窗口,老板娘也转身忙着去切菜了。

然后17岁的鸣上悠什么也没说,直接亲了上去。

“胡茬有点扎人……”

“怪我咯?!”

 

东京。

27岁的鸣上悠从超市买好了新的毛巾和牙刷还有路上的储备粮之后,大包小包地进了家门。

“欢迎回来,悠。”

“我回来了,阳介。”

放下东西,他抬头看到27岁的花村阳介正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俩的“结婚照”,便坐到他旁边搂着他,阳介也舒服地靠到了他肩上,表情和杯子上那只乖巧的橙猫一样。

“你那时候为什么要亲我啊?”

“……因为我那时候就喜欢你了吧。”

“所以我能预测到肯定会是这样的未来。”

手和手轻轻地握在了一起,两只银戒相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该出发了,要不然就要误了回稻羽的班车了。”

“以后不会再发生你的睡衣落在我家然后被菜菜子发现的事情真是可喜可贺呢。”

“你好烦啊!”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

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

至于17岁的花村阳介在家常菜大学找到17岁的鸣上悠然后被他带到曾经互殴的鲛川河边一脸认真的表白之后八年爱情长跑终于修成正果两个人再回稻羽,这就是超出花村阳介所能预测的范围之外的发展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