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村 まこと

本体微博@海滨小镇的JUNES自贩机

Free!真遥初心,一只安静的窥屏啃粮小透明

ES本命游木真,TSP,泉真不拆不逆,其余西皮随大流,好感高的有幼驯染/老人狗/Leo司/星北星/千翠千

近期Persona4,吃主花,阳介真的是最高の相棒

主页存放胡言乱语和一时兴起,基本不会产粮,忽略就好w

【主花】只有自贩机知道

*大概就是之前玩P4G的时候想过的很无聊的脑内稻羽小日常,致敬蛋爸爸 @Nevica 的某张自贩机前主花http://zhuliudan314.lofter.com/post/43521e_f62c8a4

【因为爸爸说不想看到黑历史就只贴链接了,对我大概算是初恋的一张画……/////】

*时间点大概是暑假刚结束(其实是我忘了那两个八卦女生啥时候开始说这个话题)到学院祭结束后(因为蛋爸爸那张是冬季便服)

*小学生文风注意,bug和ooc依然归我,傻白甜依然归他们

 

 




今天是个周二,虽然已经是九月了,八月末尾的热气还未散去。

放学后鸣上悠绕到实习大楼找巽完二去拿菜菜子之前拜托他修补的娃娃,路上却听到一直在大声八卦的两位女生在说着什么新传言的样子。

“呐呐你知道吗?就是小西酒店前面靠右边那台自贩机的事情啊!”

“啊,听说了听说了!那个真的假的啊!”

“昨天优子说她不相信要去试,结果真的一下就连中五次诶——”

“那不是很赚吗?优子这家伙运气真不错啊~~”

“她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啊……不如说是糟透了啦!”

“诶……难道真的是……全部都?”

“嗯,真的哦,全部都,完——全不冰啊!这种天气不冰的怎么能喝嘛……”

“还是六罐……呜哇那可真是有够惨的……”

 于是在当天晚上的商店街北侧。

“悠——!我今天的打工结束啦,要不要……诶你这是在干啥?”

像往常一样元气满满小跑过来的棕发少年花村阳介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相棒一脸要和自贩机决斗的表情,附带一地的饮料。

“稍微想确认一点无聊的小事……”

灰发少年鸣上悠试图表现的像平时一样云淡风轻,不过很显然他失败了。

“怎么了,要买饮料喝吗?虽然你这些已经很多了……”

“不!不要再买了……!”

花村阳介被相棒快崩溃的声音吓了一跳,就连附近夜巡的老爷爷都忍不住多瞅了他俩两眼。

 

“就是说,你听说这里的这台自贩机抽奖会五连中……”

“嗯……”

“觉得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

“嗯……”

“所以在等我的时候很无聊就随便扔了几个钢镚进去试试手气……”

“嗯……”

“结果不仅每次都中奖而且每次都五连中确实是真的甚至连饮料完——全不冰也确实是真的……”

“呜……”

“辛苦你了……不冰的胡椒博士NEO根本就是地狱……”

“好了你不要说了……”

说着他就听到花村阳介也扔了一个钢镚进去,自贩机吐出来一罐八十红豆汤,然后滴滴几声之后传出了“对不起您没有中奖,抽奖结束”的机械女声。

“什么原来还可以不中奖的吗?阳介你果然是幸运咿——” 

鸣上悠正在为自己欧歪的运气懊恼不已的时候,突然毫无防备脸上一冰。

一抬头就看到阳介一脸行了知道你欧了的表情,递给他的是一罐还在冒着凉气的乌龙茶。

“快喝吧,小跑过来还没完全变温真是太好了,对吧?”

鸣上悠现在就想抱抱花村阳介,虽然因为会太热还是算了。

 

“嗯,这些自贩机现在都是从JUNES上货的,以前负责上货的……该说是跑路还是……嘛老爸毕竟还是想和商店街搞好关系嘛。”

阳介说着灌了一口悠中奖得到的中元节果汁,虽然不如冰镇后的美味,至少比胡椒博士好多了。

JUNES的兼职阿姨硬塞给他的两罐冰镇乌龙茶已经分别进了两人的肚子,此起彼伏的蝉声带来的燥热似乎稍稍散去了一些,两人打算把悠今天的“战利品”各自带回家。

因为不能给菜菜子喝太刺激的饮料,所以悠选择了几乎全部八十红豆汤和一半中元节果汁,剩下的全都归阳介了,反正小熊只要是冰的几乎什么都喝。

于是像往常一样一边走一边天南海北的聊了一阵之后,话题又绕回了自贩机。

“那你们那边负责上货的人没有说什么吗?”

“啊……其实……就是之前的学姐,你还记得吧……就是你替我说话的那次,她家的爸爸负责的。”

“那次没什么的,再说了你不是也替我说话了吗……”

花村阳介突然就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的温度上升了那么五度。

“你们说我的坏话可以,不许说悠的坏话!”

现在回想起来,花村阳介真的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哪根筋被上冲脑门的热血烧断了才说出来了这样的台词。

真是太羞耻了,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过从那之后每次周二打工结束回家路过商店街的时候,总能碰到晚上出来散步的相棒,两人在小西酒店前的自贩机上买点饮料边喝边聊直到河堤才各自回家。

这样的日子不知不觉已经一个月了呢。

 

“……阳介?在听吗?”

“啊……抱歉刚刚有点走神了……啊哈哈真的好热啊……”

还好今晚恰好是新月,只有满天繁星,河堤上的路灯也不是那么亮。

这样他脸上可疑的红晕大概就不会被看到了吧。

“是吗?我觉得夜风还挺舒服啊,说起来阳介不是风系吗要是热的话给自己来个加尔达因不就好了……”

“你是认真的吗……”

“开玩笑的。”

阳介叹了口气,相棒的脑子没有被热坏真是太好了。

“总之那台自贩机应该是坏掉了没错,大概是冷气和抽奖都坏了……”

“啊……其实昨天学姐和她爸爸一起去上货的时候就发现了,所以这事儿就报到我这里来了,本来我今天还打算找你聊聊这事的。”

“你觉得我看起来像会修自贩机的人吗?”

“……不,只是在想你看起来认识很多人的样子,说不定会有办法……”

鸣上悠有点哭笑不得。

“我认识的和你一样都是这里的人啊,不要擅自给我加上无所不能的标签啦……”

 

“阳介,你记得四六商店前面的扭蛋机吗?”

“嗯,那个不是坏掉了吗?”

“是啊,那里的阿姨说早就坏掉了,只有下雨天才能转动。但是这么多年了,没有人修不是也没有什么问题吗?”

“所以阳介啊,我在想那台自贩机要不就不要修了,就那样放着也不错。”

“只要在自贩机上贴个告示说坏掉了不要使用就好,和扭蛋机一样,反正我们从它这里得到的所有美好的回忆都不会消失,这样就好了吧。”

“而且阳介你真的太好人了,好人过头了,这样可是会累死的哦。”

“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承诺,谁都不可能做到无所不能。”

“而真正在意你的人,是不会因为你有做不到的事情就离开你的。”

花村阳介愣在了原地,相棒的声音太过温柔,搞得他以为自己是因为天太热了听错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鸣上悠“那我就先回家了”的声音已经在风中飘远了。

 

第二天小西酒店前靠右边的那台自贩机上被贴上了一张告示,说明该自贩机的冷气系统已经损坏以及JUNES将在日后统一更换新型自贩机,欢迎喜欢这些饮品的市民前往JUNES选购。

不过每到周二,这台自贩机的货品还是会更新,由一位棕发少年和一位灰发少年来完成。

他们在上完货以后会塞钢镚进去比赛谁先中奖让已经坏掉的自贩机吐出五连罐,虽然自从这奇怪的比赛开始后每次都是灰发少年获胜。

“这周的阳介也是绝赞幸运E啊哈哈哈。”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终于在十一月的第一个周二晚上,花村阳介第一发钢镚下去就听到“恭喜您中奖了”然后吨吨吨吨吨滚出了五罐温热的饮料。

这个季节这种温度的饮料倒是正合适呢,他这么想着正要蹲下身去的时候,腰被环住了。

“恭喜阳介终于赢了,这是奖品哦。”

接下来鸣上悠给花村阳介的吻,只有自贩机知道。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