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村 まこと

本体微博@海滨小镇的JUNES自贩机

Free!真遥初心,一只安静的窥屏啃粮小透明

ES本命游木真,TSP,泉真不拆不逆,其余西皮随大流,好感高的有幼驯染/老人狗/Leo司/星北星/千翠千

近期Persona4,吃主花,阳介真的是最高の相棒

主页存放胡言乱语和一时兴起,基本不会产粮,忽略就好w

(完结后删)

*最近大概连续低浮上,有灵感了就来改改

*翻了一下感觉我越码到后面越话唠了,说明我放开写其实是晶爹那样的话唠?【你醒醒

*之前收到了某两个鸽的鼓励……我就厚着脸皮写下去了。

 

*因为P5侧卡壳点和担心ooc的点比较多,会慢慢憋,感觉我已经废话了一个世纪【……

 *大概是快结尾的部分,总之在剧情圆上以前先让我写个爽【特大雾

 




“这样就全部都结束了吧……”

看着远去众人的身影逐渐被黑夜吞没,他挥舞的手最终还是放下了。

“这样,最好。”

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他想他现在的表情大概是有些落寞的吧。

毕竟,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

转过身准备收拾圆桌上的残羹剩饭时,他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三个字。

“鸣上 悠”

他按下了通话键,同时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最后停在了他的身后。

 “阳介,我有事情要问你。”

手机里和身后同时传来了那个人的声音。

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他挂断了电话。

“好啊。”

不愧是,「我的相棒」呢。

“上一次和你像这样只有两个人面对面是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那个下着大雪的傍晚吧。”

“你那时候说着羡慕我很快就召出了Persona、是能把大家的心聚集在一起的英雄什么的,我本来是一头雾水的。”

“可是你接下来的话,我没法当做没听到然后蒙混过去……!”

他慢慢的转过身来,不用看也能知道,那个人现在的表情一定是交织着震惊和疑惑……也许还有一点愤怒?

“我本来想这么说的。”

“但是,大概我不应该对‘你’说这些吧。”

这样啊,已经……知道了吗。


“之前我发现那个世界是‘空洞之森’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很奇怪了。我和小熊也就算了,为什么恢复了神力的玛丽也被牵连了,而且是毫无知觉的情况下。”

“聚会上你们和怪盗团聊电视里的世界以及他们的认知世界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如果和电视里的世界一个级别,他们的认知世界大概也是有神的干涉才能形成的,就像伊邪那美那样。”

“而我所在的‘空洞之森’,至少也是需要天之狭雾和灰暗大神那个级别的能力才能创造出来,包括我们在‘羁绊fes’时进入的世界也是一样,无论如何只是两台手机的话是不可能做到的。”

“也就是说,这背后一定有一个具有至少半神级别以上力量的存在介入,才导致了这个‘空洞之森’的产生。”

“而让我在意的是,只有我、小熊和玛丽被关进来了这一点。”

“我和小熊的共同点是阳介都给我们打过电话,阳介有玛丽的手机号的可能性也并非完全不存在,因此我一开始的假设就是接过阳介的电话的人才能进入这个世界。”

“但是这个假设有个一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不自然之处,那就是玛丽似乎并不知道聚会的事情也根本没提到接过阳介的电话这一点。她和我相遇的原因似乎只是天鹅绒房间的占卜而已。”

“所以我很快否定了这个假设,试图寻找我们三人其他的共同点。”

“说到这个占卜,又有另外一个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为什么玛格丽特不直接邀请我去天鹅绒房间告诉我这一切?如果玛丽没能及时介入到这个空洞之森里和我相遇,我和小熊就很可能被永远的封闭在里面,那时候谁也不会记得我们的存在,这样做就根本没有意义了…… ”

“一种可能性是,像我们营救玛丽那时一样,玛格丽特直接将她送入了这个空洞之森,虽然并没有告诉玛丽这一点。如果是这样,还是会和之前遇到同样的问题,玛格丽特完全没有必要大费周折地瞒着我们,直接说明全部事实明明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她确实是希望玛丽来营救我的话。”

“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玛格丽特为何不直接和我接触这个问题对吧,而答案也很简单,玛格丽特根本无法接触到我,因为之前小熊也已经确认过了,那个空洞之森在被创造出来之后根本没有被从外界用蛮力突破过的迹象。”

“这么看来玛丽是被阳介的电话拉进来的和从外界直接介入的可能性都几乎被排除,那么剩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玛丽」本来就在这个世界里。”

“那么问题出现了,本来就在这个世界的「玛丽」是不可能和天鹅绒房间有所接触的,那么「玛丽」究竟是如何得知那段占卜的呢。”

“唯一合情合理的解释就是,「玛丽」在这个‘空洞之森’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占卜了。”

“虽然并不能确定「玛丽」是不是就是‘空洞之森’的制造者,也不能确认天鹅绒房间的占卜这件事的真实性就是了。”

他几乎要在心里为这段精彩的推理鼓掌了。

以前这样的角色都被白钟直斗承包了,没想到「相棒」其实也不输给那个“侦探王子”呢。

“那么排除掉原本就在里面的「玛丽」,其实被拉进来的只有我和小熊而已,这样我最初的假设似乎站的住脚了。”

“但是如果是因为接到阳介的电话才能进来,那天阳介应该也给其他同伴打电话说过聚会的事情才对,为什么其他人没有被拉进来?”

“刚刚在离开的路上,千枝说到花村换了新手机自己和雪子也想换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仿佛一切都能串联起来了。”

“现在我已经确认过这一点了。”

“阳介,不,大概不能再喊你「阳介」了吧,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那个「玛丽」留给我的手机号究竟是谁的,你很清楚吧。”

悠举起了手上的手机,屏幕上清晰的显示着最新一条拨出记录。

后面的名字并不是花村阳介。

而是“玛丽”。

“没错,就是你的新手机的号码。”

“所以,你到底是谁?真正的阳介在哪? ”


啪,啪,啪。

是对面的人在鼓掌,但鼓掌的人并不是「阳介」。

而一直低着头的「阳介」终于抬起头来,悠这才看清了他金色的瞳孔。

“所以都说了肯定会暴露啊,你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吧!”

“抱歉抱歉,但是我可是按他希望的去做的哦?只不过出了连他也没想到的意外而已。”

新出现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可是完全想不起来。 

“你想的没错,我们确实由于某些原因见过面,虽然你并没有见过我就对了。” 

“毕竟你大概连结城理这个名字都已经忘记了吧。”

虽然因为被突然接话吓了一跳,悠还是飞快的搜寻着记忆。

……结城理?好像也是听过的名字……可是是在哪……? 

“忘记也是当然的了,因为本来就已经消失了嘛,应该不会有人记得才对。”

“可是就算全世界都忘记了,我也绝对不会忘记。”

“和花村阳介君是一样的哦。”

“你对阳介做了什么? ”

悠努力维持着平稳的声调,完全忘记了对面似乎能读心。

“不用压制杀气也可以的,鸣上悠君。我刚刚也说过了,我们以前就见过面。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你们两位的熟人,所以不会做出对你们不利的事情,即使你们并没有印象。”

“……阳介现在在哪里?” 

那人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原来这么迟钝,还真是心疼呢。虽然我家那位「世界」这方面也是一模一样的「愚者」就是了。”

「阳介」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那人的怀旧。

“我可不想管你家那位的事情,你现在出现在这里了的话,意味着到了「交换」的时间了吧,不快点的话……”

“好好,你还真是急性子,毕竟是「本体」的一部分也没办法呢……”

“别误会了,只不过他要是有个万一的话,对我没有一点好处而已。”

评论